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 > 正文

《亿万老公带崽嫁我》cc霍云深瑶迦霍云深免费阅读完整资源

作者:小晨时间:2023-03-16 20:11
独家新书《亿万老公带崽嫁我》是来自作者霍云深著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瑶迦霍云深,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有任何想法,可以直接跟我说,我没那么多精力陪你演戏”,裴立群看她,眼眸虽然没有怒意,但到底是严肃的,“我希望,咱们相安无事的一起度过这两年。”裴立群不傻,她把自己弄病的小把戏,不值一提。但终究没有到要发火的地步,裴立群不喜欢背叛,却喜欢给人机会,先警告,识趣了就无所谓,不识趣,那就是后话了。...

《亿万老公带崽嫁我》 亿万老公带崽嫁我 免费试读

“你不是也不爱裴爷嘛,爱不爱的能耽误什么事?”霍云深伸手,握住瑶迦的手腕,将她往自己面前拉,“瑶迦,我想看看你后背的纹身。”

霍云深心心念念这件事,成了个执念,到最后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情绪了,是真的像一开始痛恨的那样,恨不得将她那里的肉一点点的割下来,还是说,其实就留着,他想象着,他跟瑶迦上床的时候,瑶迦身上是别人的名字,甚至心里也是别人,却又不得不屈服于他,或者也是一番滋味。

“你配吗?”瑶迦挣了挣手,没挣开。

霍云深就着拉着她手腕的姿势,微微用力将她拉进自己怀里,“乖,给我看看。”

霍云深的语气温柔又变态,像哄小孩似的。

霍云深抱紧了瑶迦,此刻能闻到她身上的淡淡香味,她忍不住又深嗅了好几下,然后开始试图将她的衣服拉下。

强硬的拉扯了几下,很快又停了手,他脸上的表情有些诧异,他直直看着瑶迦的脸,然后缓缓垂眸,望向自己感觉到刺痛的地方。

瑶迦拿了把小刀,此刻正刺在他的胸膛上,他再用力,再靠近,就真要扎进去了。

“瑶迦,你……”霍云深咽了咽口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真想捅死我吗?”

瑶迦怎么就那么狠,霍云深觉得在狠心这方面,他真的比不过瑶迦,瑶迦这样背叛他,他都舍不得真的伤害她,但是她居然拿刀刺他。

“继续吗?”瑶迦后退一步,冷艳看他,“我不介意用这把刀再捅了你其他地方。”

霍云深的胸膛起伏厉害,他垂眸看着自己的胸膛,衣服都破了洞,刚才应该真的扎进了肉里一丝,但那刺痛不及他心脏的抽痛。

“瑶迦,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霍云深很生气,生气并且伤心。

“我不知道你敢不敢动我,但我是认真的,霍云深你再放肆,我真的会捅了你。”

瑶迦深深呼吸,看着他,“你知道的,这种事情,我不是第一次了。”

“瑶迦……”霍云深胸膛剧烈起伏,吼了她。

“真以为我舍不得伤你?我最讨厌有人拿刀对这我了,知不知道?”

瑶迦没说话,却将刀握得更紧了。

霍云深看着她,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这要不是瑶迦,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霍云深早就一巴掌过去了,他不是不打女人,他只是不想打瑶迦而已,裴娜他都打过了。

霍云深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冷静,他真的怕自己被气得脑子一热就动手了,他深深看着瑶迦,语气放低了几分,“瑶迦,你应该知道,就算你拿着刀,你也弄不死我的。”

“我知道”,瑶迦看着他,回答得平静,然后缓缓抬手,将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那你觉得如果我一刀下去,是救护车能来得更快,还是我死得更快?”

“瑶迦,……”霍云深一时气得说不出来话。

瑶迦是真狠,对她老爸狠,对他霍云深也狠,对自己更狠。

瑶迦要是真的变成了一个手段阴狠不择手段的人也就罢了,毕竟她也受过那么多的苦,那样的话他们两个反而更相配了,可偏偏现在的瑶迦是温柔的,他见过她在魏天面前万般温柔的时候。

霍云深看了瑶迦好一会儿,然后深吸一口气,他信,瑶迦真能做得出来。

他后退几步,退回到门口,然后背贴着门板,不再说话了。

“我不碰你,陪我呆会,行吗?”霍云深有些无力的靠在门上,这个时候,他好像真的拿瑶迦完全无可奈何。

瑶迦也没有逼太紧,两个人就那样对峙着站了好久好久,然后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抬脚走向门口,“我该走了,我是走出去呢,还是走到阎王那?”

霍云深没说话,默默的给她让了路,他看着瑶迦的身影远去。

看着瑶迦身影的时候,霍云深突然觉得,对付瑶迦,还得是来硬的,像以前一样,直接绑到她无力反抗,绑到她伤不了他,也伤不了自己。

第123章 想跟魏天过一辈子

瑶迦发现自己很爱魏天了。

他们在一起这么久,本身就已经爱上和习惯了,特别是当感情有了比较,会更明白什么人该珍惜,因为有霍云深的存在,瑶迦对魏天的爱又更深了许多。

因为我们总会再遇见恶人之后才感叹好人多难得。

对于那个纹身,霍云深可能恨得牙痒痒的,但是魏天却很喜欢,每一次,他都会很虔诚的亲吻她的纹身处,即使过了这么久,也并不敷衍,那是一种出自真心的欢喜跟感激。

瑶迦不知道用感激这个词语恰不恰当,但她确实能感觉到魏天对她是有感激的,明明是魏天在她最落魄不堪的时候向她伸出了手,明明是魏天让她享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的滋味。

但魏天却对她满怀感激,仅仅是因为瑶迦愿意爱他,愿意将自己脚步停下,回头看一看他。确实是值得感激的,要感激不只是瑶迦,还有上天,对魏天来说,瑶迦只是一个有可能永远都实现不了的梦,但是现在,这个美梦照进现实里,而且每天都能拥抱她但气息,牵到她的手,闭上眼睛之前的最后一个人是她,睁开眼睛的第一个人还是她。

爱情有时候就是需要心怀感激,因为感觉到一切的来之不易,才会懂得珍惜。

其实感觉的最基础依托是珍惜,再多的一见钟情只能管一时的怦然心动,想要长久的走下去,必然是需要珍惜和感恩的。

魏天从浴室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浴室的门关上,他看着床上睡着的瑶迦,走过去亲了亲她,然后将她放在被上的手轻轻的又放回了被子里,然后放轻脚步出了房门。

大半分钟之后又回来了,把一杯水放在了瑶迦那边的床头柜上,如果瑶迦想喝水,睁开眼睛就触手可及得。

做完一切之后,又将灯关上,魏天才在床的另一边躺了下来,然后转身将瑶迦抱在怀里。

今天瑶迦很热情,当然,热情过度的结果就是在魏天下了床之后,瑶迦就一动不想动了。

魏天很喜欢这样的瑶迦,越来越喜欢瑶迦。

他以为他一开始看到她的时候不问身份就想要照顾已经是一种天大的难得的喜欢了,毕竟像他这么理智的人,看到一个人,也不顾她身份上的所有不同,就想对她好,想帮帮她,真的是一件已经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现在才发现,那样的喜欢只是开始,现在是在那个基础上又更深刻了许多许多。

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只有爱情不可以理智而论。

瑶迦能感觉到魏天怀抱的温度,也能感觉到他呼在自己耳边的气息慢慢的变得平稳。

魏天的睡眠很好,生物钟也很规律。

感觉到魏天已经入睡,瑶迦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其实她睡不着,今天她和霍云深之间的见面让她感觉有些无力。

霍云深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而他的手里又握着自己的把柄,必然是会更加的得寸进尺,她能逃得过一次,逃不过下一次。

但她并不想让魏天来分担她的忧愁和无奈,不然能怎么办呢,魏天这里事业刚开始,又换地方吗?魏天那么高傲的人,难道要他跟着自己像个流浪的人一样到处逃吗?

当然,也可以比霍云深更狠,但瑶迦不喜欢魏天变成那样。

魏天和霍云深的不同之处,唯一的不同之处,难能可贵的不同之处,瑶迦不愿意毁去。

瑶迦身子动了动,慢慢的转过身去,他在昏暗里,却还是能够看清楚魏天的脸,越是懂得魏天的难能可贵,瑶迦越是不想让魏天变成霍云深一样的人。

她并不想逼迫这魏天一定要跟霍云深站在对立面,魏天的高贵注定他无法成为霍云深的对手,因为你永远无法知道一个在黑暗里沉沦的人,他的心,他的手段究竟有多狠?

瑶迦微抬起手,指尖轻抚过魏天的侧脸。

她真希望她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一辈子就过去了,他们都已经老去了,也不存在什么争执和威胁了,她就跟魏天这样安稳的度过一生了。

这还不够爱吗?她都已经开始幻想一生了。

也许瑶迦真的跟魏天在一起一辈子,他们的日子可能就这样,绝不会轰轰烈烈的大起大落,但就这样的简凡,就是瑶迦想要的生活。

瑶迦将自己更贴近魏天几分,魏天虽然睡着了,却也已经习惯怀里有人轻动。

毕竟平时瑶迦睡觉就不是多安分,总是会像孩子一样的动来动去。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魏天才是最了解瑶迦的人,特别是细节和习惯上,魏天才真正的懂,因为只有他们真实的相处过,真实的以过日子的方式相处过。

以前瑶迦跟着裴爷,那纯粹就是一场交易,两个人之间并没有真实的过多接触过,霍云深也是,虽然跟霍云深那时候谈的是爱,可因为有裴爷存在,也根本没有过多的时间相处。

现在,魏天才算是真正的跟瑶迦生活在一起的人。

第二天还是一如往常,魏天会先醒过来,洗漱完毕之后,他会用最温柔的方式,或是抚摸瑶迦的头发,或是温柔亲亲她的脸,他会将瑶迦一点一点的从睡梦之中拉醒。

瑶迦早上在要醒不醒之间最可爱,略微撒娇,略微烦躁,跟一个有起床气的孩子,可她又很好哄,亲亲抱抱,说两句好听的又能开心了。

瑶迦算是把最毫无防备的一面都呈现在了魏天面前。

魏天会等到确定瑶迦真的醒了,才会离开房间,给予瑶迦一个过渡的时间,他会先去做早餐,等他把早餐做好的时候,瑶迦也差不多彻底清醒,洗漱完毕出来了。

早上吃早餐的时间是最和谐又温暖的,还有家的感觉。

瑶迦很喜欢吃早餐这个环节,虽然她多年养成的习惯让她其实吃不吃没区别,但是她喜欢那种感受,早餐很能代表一种家庭氛围,能让她的心有着落感。

第124章 霍云深来喝咖啡

吃完早餐,魏天先将瑶迦送到甜品店上班,然后自己才有离开。

魏天每一天都是如此,温柔体贴,面面俱到。

瑶迦安静看着魏天的身影离开,然后又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昨天跟霍云深那样不欢而散,今天不知道霍云深离开这座城市了没有。

但不管怎么样,被人抓着把柄,被人威胁,始终是一件让人难受的事情。

一上午都很正常,中午的时候,瑶迦吃了个饭,休息了一阵,再回到岗位的时候,居然看到了霍云深。

霍云深像个没事人似的,居然大摇大摆的到她上班的地方喝咖啡。

霍云深也看到了瑶迦,似笑非笑的,还朝着她的方向微微举了举手中的咖啡,然后一口将剩下的咖啡喝完。

瑶迦的脚步有些沉重,她能看见霍云深放下杯子的时候朝柜台招了手。

深吸了好大一口气,瑶迦还是走了过去。

瑶迦走到霍云深面前,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明明是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霍云深,但真的触到霍云深有些阴冷的目光时,她觉得自己还是输了。

霍云深给她的感觉更像是那种亡命之徒,她自认为没有霍云深那样不顾一切的勇气,因为她还有牵挂,她并不想想一个疯子一样的歇斯底里,也不想把所有的事情做得过分的难堪。

她已经跟霍云深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她为什么要活得狼狈难堪,她现在跟魏天在一起,她应该跟随魏天的脚步,让自己成为一个正常的普通人,而非是动不动就想着一起玩完的霍云深那样的人。

而且老实说,瑶迦真的想不通,想不通的部分才更让她难以释怀,她不明白,自己到底亏欠霍云深什么?

是霍云深先利用她,先伤害她,她凭什么就不能离开他?

可霍云深就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这就跟你上街被车撞了,你问司机我走的是斑马线,并没有不对,你为什么要撞我,司机笑着说,没有理由,就想撞死你。

现在的霍云深,给她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没有理由,甚至无所谓对错,却又逃脱不开。

“我还要一杯咖啡,谢谢……”霍云深抬眸微挑着眉头看她,似笑非笑。

瑶迦恨死了霍云深这样的蛮不讲理,这样的肆无忌惮。

“你到底想干什么?”瑶迦深深呼吸,皱眉看她。

霍云深自然将瑶迦的得咬牙切齿和无可奈何看得清清楚楚,却只是若无其事地侧头笑了笑,“我说我就想来喝杯咖啡,你信吗?”顿了顿,又笑着继续开口,“你们这么大个店子,开着门,难道还要赶客人?”

瑶迦深深地看着他,有些无力,还是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准备去给他拿咖啡。

瑶迦刚抬脚,霍云深突然又开了口,“瑶迦,我明天就走了,但是你真的觉得让我这样离开是一件好事吗?”

霍云深这大老远的跑过来,自然是有所图,可如果他就这样一无所有,一无所获的离开,这对瑶迦要来说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霍云深的不满和怒火在这一次没有得到发泄,真的不会累积到下一次,下下一次,然后到了真正忍无可忍的时候直接撕破一切造成真正无可挽回的后果吗?

瑶迦是个聪明人啊,不会不懂这些。

瑶迦转头看他,深深地看着他,然后无奈失笑,“所以你这是非要把我逼上绝路不可?”

霍云深笑了笑,笑得有些滑稽,“你看看你,总是把我想得那么坏,我这哪是把你逼上绝路?我只不过是想给你多一条路,你怎么确定你跟魏天在一起就真的能得到幸福呢?给你多一条选择,或者你可以试试跟我在一起,也许我能给你更好的呢?”

霍云深这话说得好听,但谁都明白,这话里的真实意义并不是这样,霍云深并不是在给瑶迦多一条路,而是只给瑶迦这一条路。

但凡瑶迦着选择跟他想象的有所出入,但凡最后瑶迦的选择不是他,霍云深真的能疯得让所有人都不好过。

虽然现在霍云深跟裴娜在一起,但这丝毫不是瑶迦能够威胁他或者跟他讨价还价的把柄,因为霍云深或许是可以失去裴娜的,但天瑶迦并不想失去魏天。

她现在这样的生活她真的不愿意失去,因为霍云深这样的人失去更不值得。

“行了,去给我拿咖啡吧,我喝完这杯就走,但是我希望你能跟我走。”

霍云深说得轻描淡写,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我并没有做得很绝,我没有让你现在就立马离开魏天,我也没有让你现在就收拾东西跟我回去,但是我给了你让步,你总得给我一点甜头吧?你非得让我带着一肚子的气回去吗?”

霍云深说完这话,就将目光望向了窗外,跟个无辜的没事人似的,欣赏轻了窗外的风景。

瑶迦看着霍云深的侧脸,这张脸这几年明明没有多大的变化,明明曾经是她最熟悉的脸,但此刻看着霍云深,瑶迦却感觉到格外的陌生,那种陌生让她感觉到不寒而栗。

她怎么就招惹了这样的一个恶魔,她逃了又逃,但就是逃不开。

瑶迦又给霍云深拿了杯咖啡,弯腰放下的时候目光望着霍云深。

霍云深对她笑,真的像极了那么一个不占理但就是非要撞死你不可的司机。

“霍云深,你就不怕你这样真的把我给逼死了?”

霍云深这样对她,真的就不怕瑶迦会为了逃避而想不开吗?

霍云深没完没了的这样威胁她,瑶迦的忍受力也是有极限的。

霍云深看她,笑了笑,将咖啡拿起,心情颇好的还夸了夸,“味道不错啊”,顿了几秒才又抬眸看向瑶迦,“瑶迦,你那么聪明,难道你昨天觉得我找了你一次,你跟我对着干一次,我拿你无可奈何,咱两就这样完事了?你既然知道我会没玩没了,你怎么昨天不真的给自己一刀,你还是怕死的吧,你死了,魏天怎么办?”

第125章 能得到什么?

霍云深倒是真的再喝完了咖啡之后就起身出了店子。

只不过在推门离开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店里的瑶迦,眼底的情绪不太明朗。

霍云深觉得自己已经很讲意思了,就昨天瑶迦对他那样,他就应该直接把人打晕了绑走,他今天好歹还亲自上门给她提了醒,又给了瑶迦最后的机会。

霍云深出了店子,上了辆车,但并没有急着启动车子。

他将车窗摇下,然后点了根烟,目光还是望着店子的方向,看着门口,看瑶迦到底来不来。

一根烟没抽完,倒是看到了瑶迦的身影,瑶迦抬脚往他的方向而来,不过到了车旁,却并没有要上车的意思。

她微俯下身子,透过车窗看着霍云深。

霍云深掐灭了烟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然后俯过身去亲自给她开了车门,“上来吧。”

瑶迦沉默几秒,还是上了车。

一路上,瑶迦既没有说话,也没有问去哪,她现在跟个任人宰割的羔羊似的。

她不想跟霍云深为伍,她想努力着进入魏天的生活和圈子,人都会趋利避害,都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可霍云深就是不放手,不放手让她摆脱一切。

霍云深带着她又回了酒店,刷开房门的时候,就站在门口看着她,看着她一步步进去,像一只不情愿却又无法拒绝的小宠物,不得不跟着主人的想法和意愿而走。

这条路瑶迦必须得陪着霍云深走下去,当初,是他把瑶迦拉下水的,瑶迦要么就一直陪着他在泥潭里呆着,要么就等着他努力翻身,然后他们再轰轰烈烈在一起。

他不接受瑶迦中途跑了,自己先上岸了。

霍云深将门关上的时候,瑶迦闭了闭眼睛,倒是很识趣,自己就把衣服给褪下了。

瑶迦将衣服半褪到后腰,背对着霍云深。

霍云深目光微缩着看瑶迦的动作,看着她将衣服半褪下,然后看着那个他心心念念的纹身出现在眼前,他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自己见到之后会怎样,但这一刻真的看到了,他的脚步却跟被封印住了一样,站在那里,抬不了脚。

他觉得他呼吸都不太顺畅了。

好一会儿,瑶迦才听到了身后的动静,霍云深似乎一步步朝她逼近。

能感觉到后背温热的触感,霍云深的指尖划过她的后背,却又在快要触碰上那一处的时候,猛的将瑶迦给扯着面向了自己。

四目相对,瑶迦将衣服拉上,却很慢的在扣扣子,她微蹙眉头,看霍云深,“还能穿吗?”

她既然来了,倒也没再抱着任何全身而退的指望,毕竟霍云深从不是好人。

“你真的那么喜欢魏天?”霍云深的胸膛有些起伏。

“你是怎么想的?”瑶迦扣了衣服,将头发捋了捋,然后看霍云深。

瑶迦站在落地窗前,目光望着窗外,窗外的风景倒是挺美,可她的心情却并不那么好。

霍云深看着她,安静看了好几秒,然后一步步走到她身后。

瑶迦能感觉到他的脚步,没有回头看他,他们之间聊得并不愉快。

“好了,我错了,咱两都别动气,行吗?”霍云深从背后抱住了她。

以前瑶迦是真的爱过他啊,现在想跟她亲近一点,难于上青天。

霍云深现在倒是会说话了,这要搁以前,那就是你别惹我生气,现在都会说都别动气了,毕竟他真把瑶迦惹急了,他赢不了,纯纯的两败俱伤。

霍云深脑袋蹭着瑶迦的肩膀,讨好的意味倒是很明显。

瑶迦能感觉到霍云深拥抱的力度,以前霍云深的拥抱能给予她安全感,但现在,却让她感觉到窒息感。

瑶迦深深叹了口气,转身,推开了他一丝,蹙眉看他,“还有事没事?我要回家了。”

瑶迦连跟霍云深多呆一会都觉得难受。

就霍云深以前对她的那些伤害,他就算是真心实意的来认错,瑶迦都不会原谅他,更何况是现在,现在霍云深是在威胁他,霍云深自己那么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变成瑶迦最讨厌的那种人。

“下星期我过来陪你?”霍云深看着瑶迦,问得小心翼翼。

霍云深被瑶迦逼得可能自己都迷茫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

他是想要现在就跟瑶迦发生点什么呢?还是等以后瑶迦回到他身边了再说,而且,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应该处于怎样的立场,是威胁她必须回来,还是真的想一个挽留住那样,努力的去诚心挽回些什么。

但他觉得,好像每一条路都行不通。

瑶迦已经改变了,再不是从前的那个瑶迦了,不是那个看到一根救命稻草就会紧紧抓住的小女孩,她已经见识过了更好的更大的世界,不屑于他霍云深了。

其实有些话,很多人都跟他说过,说所有人都已经跟随着时代改变了,只有他霍云深,只有他霍云深永远都是老样子,全然没有进步,打打杀杀,粗暴又鲁莽的活着。

可他有什么改变的资本呢?

他既不是裴爷,想黑就黑,想白就白,也不是裴娜,生来就是被捧在手心里的,他没有魏天那样的资本,他舍下所有的话,就是一无所有,他无法东山再起的。

唯有瑶迦,本该是跟他步调最相似,却也背着他又抓住了其他的稻草。

瑶迦看着他,有些无语,“霍云深,你有女朋友的,你想跟我跨年?要不要问过你女朋友先?”

瑶迦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然后举到霍云深面前,“你女朋友算老几我不感兴趣,我有男朋友,要不你问问我男朋友同不同意?”瑶迦看着他,笑了笑,又继续道,“他要是不同意,你就威胁他,你跟他说你女朋友的在我手里,不行也得行。”

霍云深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瑶迦的手机按下去。

“瑶迦你现在说话怎么越来越难听了?”霍云深头突突的疼。

“难听吗?没有胡编乱造啊,这不是陈述事实嘛”,瑶迦看着他,无奈的耸了耸肩。

瑶迦将手机收起来,然后撞开霍云深的肩膀,抬脚走向门口。

霍云深看着瑶迦的身影,他很纠结,很无力。

魏天的存在让他在瑶迦心里变得一文不值。

“霍云深,我真的一点也不想跟你在一起,你以前只是一个伤害了我的男人,心里至少有你的印记,甚至我会永远记得你,但你现在,真的特别难看,你知道吗?”

瑶迦转头看他,深深看着他,霍云深,一个曾经支撑过她走过黑夜的名字,为什么现在变得这样的不堪。

瑶迦走了,他们互不相让,谁也不愿意让步。

但其实霍云深心里明白,互不让步的结果是两败俱伤,但是让步的结果,他不能释怀。

即使瑶迦让了步,真的回到他身边,以瑶迦的性格,以他们之间发生过的这许许多多不愉快,瑶迦是不可能真的开心跟他在一起的,她一定会想尽办法让霍云深陪着她一起痛苦。

所以,即使瑶迦让了步,他们之间也是悲剧。

可他如果给瑶迦让了步,瑶迦不会感激他的,瑶迦只会转身真的跟魏天开开心心双宿双栖了,凭什么呢?

凭什么任何事情都是这样,都要他让步,都要他一个人不快乐。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